林哲萧

【FZ】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那些事

时言时 分析

小贝:

前言


1.没错这个是放在知乎专栏上的八篇之一,现在和吉尔伽美什那篇一起转过来了;


2.其实只是我最近产不出来粮了,顺便做笔记用;


3.不过等 @谰语 妹子生日的时候还是会写文放出来的~~因为妹子实在是太好了~~


4.本文中所用到的部分官方漫汉化资料,侵删。 


———————————————————————————————————————


首先,先来聊聊言峰绮礼。




言峰绮礼这个角色,也算是一个“被玩梗过多”的人,绝大多数人提起他,第一反应都是,麻婆,愉悦,或言切(......)————其他两个梗先不谈,关于“愉悦”这件事,对于FZ时期的绮礼,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件比较沉重的事情,因为这导致他和其他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何况这在那个时候他的三观里(三观和本能不同),是一件邪恶、背德的事情————


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个人,挺可怜的,没错,从结果上来讲,他和一般人口中的“变态”也没什么不同,然而若真是认真说的话,那绮礼是典型的“生而为人,对不起”。(士郎从某种角度也属于这个范畴,所幸的是,士郎的人格所造成的“结果”————行善,恰恰符合大众主流的价值观)


而若真的从小说片段里来讲的话,绮礼对于自己的“愉悦”,也根本不是很开心的———— 



“这种事情有那么令人困惑吗?”

看着绮礼那凝重的表情,Archer不禁失声笑道。

“既不为了理想,也不是为了什么愿望。只是单纯地追求愉悦不就行了吗?”

“混帐!”

绮礼气愤的声音,基本上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出来的。

“要身为神的侍从的我,去追求愉悦?——我怎么能做那种罪孽深重而堕落的事情?”

这是第一次,与吉尔伽美什对话时,绮礼的反应。



“——绮礼哟,为什么你对‘愉悦’的定义如此之狭隘呢?”

好像面对着一个理解能力差劲的学生一样,Archer深深地叹了口气。

“痛苦与哀叹与‘愉悦’到底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呢?所谓的愉悦是没有特定形式的,正因为不了解这一点,所以你才会迷惑啊。”

“不是那样的!”

绮礼愤怒的声音如同条件反射般地响起。

“英雄王,只有像你这种带有魔性的人才会对品味他人的痛苦感到快乐。但是,这样做是罪人的灵魂、是应该受到惩罚的罪行。无论如何,我言峰绮礼所信仰的道路是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的。”

这是第二次,与吉尔伽美什对话时,绮礼的反应。


长久以来,若说绮礼真的对“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自己感到开心”完全不了解的话,也不尽然,否则当他听到吉尔伽美什让自己去寻找遵从本心的快乐时,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是这个反应了————然而绮礼矛盾就矛盾于,他虽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感知能力”,从小到大却被赋予了一肚子的伦理道德观,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因为“道德”这件事,只有出自本心,才会形成良性循环,否则是坚持不下去的。


所以,从各种意义上来讲,FZ时期的绮礼遇到吉尔伽美什,都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因为闪闪是fate系列少有的、不关注“道德” ,而关注“本性”的人,正是由于闪闪关注的是“本性”,所以他才能在其他人都在不断按照世俗的道德标准,给绮礼发“好人卡”的情况下,指出“即使你心里是邪恶的也没关系”。如果没有闪闪,那绮礼这辈子很可能也就这样一直无法面对自我了(参见Fgo联动FZ的世界线),虽然从大众的角度来看,遏制了一个“恶”的苏醒,然而对于言峰绮礼本人来说,十分不幸。(所以说这就叫做相性好~~)


说起来,遇到闪闪之前,绮礼身边的人也并不怎么实实在在地关心他(当然并不是说闪闪就“实实在在地关心了”) ,时臣的事情接下来说,在这里首先看言峰璃正,绮礼的爹,就能觉察出一些问题。




当时把儿子介绍给时臣的时候,璃正是怎么说的呢?——————“只要教会一声令下,就算是火堆他也会往里跳。他呀,就是把一切劲头都押在信仰至上了。”,而当时臣表示,绮礼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时候,璃正表示,绮礼刚死了妻子,“说不定这对于他来说才是解脱。”以及,“他是那种会为了确立自己的信心而主动接受考验的男人,难度越高,他才越能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


这给人的感觉实在很坑,简单来讲,璃正爹的意思不外乎是“我儿子很厉害,随便使唤,根本玩不坏” ,而这根本不是绮礼想要的,或者说,也很难说这样说着话的璃正,试图去想过绮礼真正想要什么。




所以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绮礼,遇到闪闪,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不过,即使是遇到了闪闪的绮礼,也依旧是“得不到救赎”的人————



「为什么这样扭曲?为什么这样污秽?我真的是言峰璃正的后代?哈哈哈哈,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算什么!?难道说我的父亲居然能生出一条狗吗!?」

他一边笑出眼泪,一边说着这样的话。



「——满意了吗?绮礼。」

神父笑到精疲力竭呼吸急促却依然捂着肚子,吉尔伽美什用平静的语气发问。

「不,不够,光这样还不够。」

绮礼拭干因为狂笑流出的泪水,摇头道。

「确实——我终于在充满了问号的人生中得到了答案。这是个很大的进展。不过,这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只是跳过了解答问题的过程和方法,直接得到了答案而已。光是这样,你让我去怎么承认,又能承认些什么呢?」

所以他一辈子都会这样下去。




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见仁见智吧,说起来,关于绮礼,我印象最深刻的片段,反倒是HF线:



一点也不留情。

将老魔术师的肉体掼至地面,使其全身骨头破碎,就这么揪着他的脑袋往墙壁上撞去。

"哈────这样啊,想杀掉老朽吗!好啊,随你高兴。不过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就这么想实现你的愿望吗!"




走着。

一面在墙上留下血痕、一面若无其事地走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也无法得救的男人呦,现今还在寻求一般人的幸福吗!这种事,你是绝对无法理解的!"

墙壁上涂满血迹、残肉。

老魔术师的身体业已只剩一颗头颅。




"没错,你永远不会有。绮礼呦,你只不过是个天生缺陷者。你就这么溶不入此世道理内,一直身为静观者即可......!"

联系到HF线的结尾————



"────因为,我曾未感受过幸福的滋味"

......啊啊。不管如何努力,什么都得不到的这个男人,空荡荡的。

寻求再寻求,但却未曾得过一个幸福。

他的生活方式所得到的,只有死亡一途。

那么───只朝唯一一个方向生存的人,怎么可能现在才放弃呢。

.............作为FHA中少有的,“无论何种世界线”都没能得到救赎的角色,还真的是想让我说,对不起呢。


(另外,虽然依旧担心UFO的节奏问题,但很期待HF线绮礼的有些片段做出来的效果。) 


以及,绮礼的关键词并不是什么“愉悦”(.......当然也不会是“麻婆”)。


如果他真的那么把内心的欢愉放在第一位,那他也就不会拒绝间桐脏砚的邀请、并对其感到厌恶了,也一定不会感叹自己怎么会是言峰璃正的儿子了,直接开心不就好了嘛。归根结底,绮礼绝对不是不知道什么才是“正常”,只不过,他真的就是那样一个人,仅此而已。


(再说点有趣的事,绮礼是四战第三个得到令咒的,前面的两个人是切嗣和时臣————论和小安两情相悦的程度。而绮礼得到令咒的时间点,恰恰是紫阳花死去不久后,足以说明紫阳花对于绮礼的重要性————她死去后绮礼变得更空虚了,然而遗憾的是,绮礼最终连她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


——————————————————


说回言峰绮礼和远坂时臣。 


其实看过小说之后,对于最后时臣被绮礼捅死的那个结局,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官方还出四格漫画吐槽过这件事)。倒不如说,绮礼在见到时臣的第一面时,便对这个人产生了深深的失望:



他心中在回想,想着刚才与之对话的远坂时臣这个人,细细整理他给自己留下的印象。

看来时臣半生都在艰难中度过,一路走来的辛酸自己默默舔干净,全部转变成为自尊。

他就是这样的男人,傲气与傲骨兼备的汉子。

这样的人他十分理解。不说别人,他的父亲就是时臣的同类。

这些男人,他们自己定义自己降生人世的意义、自己人生的意义,并将之作为一生的信念,坚信不疑。他们从不迷惘,从不踌躇。

而这样的人,和绮礼绝对不会相容。


而如果仅仅是“不相容”的话,或许还只是相性方面的问题,然而纠结就纠结在,远坂时臣非但本质上与言峰绮礼完全不同,就连去理解绮礼、认同绮礼的欲望都没有————从结果上看,时臣还真是一点也没客气过,璃正让他对绮礼抱有“随便使唤”的态度,然后他就真的“随便使唤”了(......)(所以说这个人让人说什么好~)——————


绮礼问他,圣杯为什么会选中自己,时臣表示“为了让我得到两人份的令咒”;


绮礼在之后的三年里,在魔术世界中“没有找到任何乐趣”,但时臣“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绮礼的失望”;


绮礼开始关注卫宫切嗣,而时臣也没有探究为什么,只是表示“帮了我的大忙了”;


——————对于绮礼来说,远坂时臣这个人,真的是“只关心自己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去感受绮礼的异常,也没兴趣去感受;何况,绮礼从见到时臣的第一面起,就认定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个人根本给不起,而这也是事实————实际上,如果绮礼想要礼物,想要魔术技能,想要物质上的东西,想要任何东西,只要不涉及圣杯,远坂时臣给得起,那也未必就不会给他,但遗憾的是,绮礼想要的“自我的意义”,远坂时臣真的给不起,即使努力,他也压根不可能告诉绮礼这样的东西。


所以即使没有闪闪,大约两个人也只能这个样子。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那个与爱因兹贝伦的见面会。在见面会上,爱丽丝菲尔明确提出了合作条件,“就是将言峰绮礼从圣杯战争中排除出去”。


而时臣呢?小说里写远坂时臣虽然心里有所动摇, 但他最终也不过是提出了一个条件而已:“无条件禁止在地面使用宝具,就算在空中,如果会间接对居民产生伤害的话也是同样”。


在提出这个条件之后,爱丽丝菲尔表示,如果我们遵守这个条件,言峰绮礼能滚吗?


时臣表示,没问题,让他滚。(......)


简单来讲,就是,他把绮礼给卖了,8毛钱一斤。 


于是绮礼怎么反应的呢?动画没做出来,小说里讲, 绮礼同学“有气不能出,只能独自咬紧了牙”。


想来也是,当初虽然是绮礼手上先出现的令咒,然而说到底,把他拉进这个世界的是远坂时臣,而现在为了合作,为了一个条件,丝毫不问绮礼的意见,把他推离冬木的,也是远坂时臣。


——————虽说绮礼本身表现得无欲则刚,但是你让人家来就来,让人家走就走,委实把人家当电梯。


所以故事的结尾,就是那个样子。


—————————————————


但若真的把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想成那种纯粹的利用关系,或许也并不妥当。


以前看过很多评论,把时臣对于绮礼的信任一概而论为“时臣傻逼,没看出来绮礼的异常”,但若真论小说里的描写的话,说远坂时臣完全对绮礼的异常一无所知,是不准确的。事实上,远坂时臣第一眼见到言峰绮礼,对他的评价就不是十分正面的————



“说实在的,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干脆。”

“只要教会一声令下,就算是火堆他也会往里跳。他呀,就是把一切劲头都押在信仰至上了。”

时臣虽说并不怀疑老神父说的话,但璃正神父的儿子给他的印象,却与“对信仰的狂热”不同。
绮礼这个人的深沉,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虚无


说实话,很不自然。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哪怕卷入毫无相干的争斗中也根本毫不在意一样。”

——————并非完全为了绮礼的“顺从”感到高兴,即使是在时臣眼里看来,绮礼也“很不自然”。


而之后的圣杯战争,去除掉教堂私会闪闪这种“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绮礼瞒着时臣,独自进行的行动,一共有四件(私自去凯悦酒店、树林里和爱丽丝菲尔以及舞弥的过节,救下间桐雁夜,以及拿了一胳膊令咒),而这几件事中,有两件都已经被时臣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得知了。(顺便,按照BD剧情的话,璃正死后,时臣连问都没问那些令咒去哪了,反而去试图安慰绮礼,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得不说远坂时臣这个人.....真是........)


拿第一件事来说,时臣的反应是这样的:



“——对了绮礼,我听说你昨天晚上似乎离开冬木教会有所行动。”

绮礼早就料到时臣会对自己询问。在表面上。他的弟子明明已经在圣杯战争中败退并且寻求教会的保护了。所以完全不应该再有什么行动。

“非常抱歉,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我在教会周围发现了间谍.所以不得不去处理一下……”

“间谍?是针对身处教会的你的吗?”

时臣的声音显得越来越严肃起来。

“请不要担心,间谍已经被我干掉了。不会泄露什么机密。”

绮礼用爽朗的声音回答道。对于自己能够如此坦然的对自己的师父撒谎,绮礼自己都感觉到异常的惊讶。

“为什么没有使用Servant?”

“我认为那只是一点小事.完全用不到Servant出手。”

沉默了一会之后,时臣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你确实是一个技术高超的代行者,我也知道你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是对于现在这种局面来说,你这种做法不是显得有点轻率了吗?”

很明显,对于绮礼离开教会的事,时臣是知道的。


而绮礼没有向自己报告,就在小树林里和爱因兹贝伦结怨的事,时臣也通过那次见面会得知了:



「那位代行者与我们艾因兹贝伦结了不小的仇,如果远阪要将他算在阵营之内,我们就完全无法信任你们。这样一来,我们会将你们视为最优先排除的对象,与Rider等人联手向你们发动攻击。」

「……」

爱丽斯菲尔的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玩笑的意味。终于,时臣察觉到自己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于是对身边的绮礼投以怀疑的目光。

「怎么回事,绮礼?」

「……」

绮礼仍像戴着面具一样面无表情地沉默着。但既然他没有对爱丽斯菲尔的话进行任何反驳,他的沉默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叹了口气,时臣再次将情感藏在心底,用淡然的表情凝视着艾因兹贝伦阵营。

也就是说,在这场圣杯战争中,绮礼的行动自己并非是完完全全知道的,而在一开始见面的时候,绮礼给自己的感觉也并不完全正常,这些远坂时臣都是有所感觉的。


但即使是如此,远坂时臣也依旧信任言峰绮礼。


我一直都觉得,时臣给予绮礼的信任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不正常:若仅仅把绮礼当做圣杯战争的利用者,或再进一步,仅仅把绮礼当做合作对象,那么很多很多的事情,他都完全没必要告诉绮礼————比如“若想到达根源,必须要杀掉7个servant”这样的事,实际上,这种事情时臣只要敷衍就可以了,绮礼也不会真的在乎;再比如,向绮礼抱怨吉尔伽美什每天晚上出去游玩的事,向绮礼吐露对卫宫切嗣愤怒的事情,这种无所谓的、略带依赖的情感,以远坂时臣来说,实在是太多了——————


——————同样是对绮礼,凛是怎么说的?



“……我说啊、卫宫同学。给你个忠告,不可以告诉别人自己Servant的真实身分喔。就算是能够相信的人,也请不要说。要不然会被早早消灭掉的。”

以及



“……呣。那远阪你又如何。你对神父也不说,是不能信任那家伙吗?”

“绮礼?那当然。我可没呆到会相信他。那家伙啊,明明从教会跳到魔术协会去,却是还有教会籍的假货喔。很有可能会把别人的情报买给其他Master。”

连凛都会这样讲。


但对于言峰绮礼,远坂时臣不但告诉了他自己servant的身份,还告诉了他自己最后要杀死这个servant,甚至还会向他抱怨无谓的、细枝末节的情绪,这不正常————尤其是在绮礼已经露出少许破绽的情况下,然而这确实发生了。


所以有一天我终于确认了一件事:远坂时臣不是基于客观的事实判断,去信任言峰绮礼,而是,远坂时臣本来从主观意愿上,就愿意去信任言峰绮礼。


这很不一样————他自己愿意。


所以即使他对于绮礼的异常并不是一无所知,即使他真的明白在这场战争中,绮礼并不是事事都让他知道,他也愿意去自己说服自己,正如在爱因兹贝伦见面会之后,他对绮礼所说的那样————



“你对艾因兹贝伦家的行动虽然失败了很遗憾,不过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我可以理解。也许这就是代理人的行事作风,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行动之前和之后都能够及时地将情况向我汇报一下。这样我才好有点准备。”

—————————尽管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自然,尽管你做的某些事情我不是完全知道,也不是完全赞同,但我愿意相信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我愿意相信这就是你的行事作风,下次你做事情之前告诉我一声,仅此而已。


所以这样的关系,才会让我觉得心痛。


我看fate系列作品的时候,心情还是比较温柔的,但我很少哭,泪点比较高的缘故。但说来惭愧,几乎是唯一一次哭,是在我看FZ Cafe这个卖萌作的时候:





————————今天我过生日喔,骗你的;

————————木讷的绮礼今天竟然会骗人了,而且竟敢骗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对,绮礼这个笨孩子也可能是打着骗人的幌子,其实心里还是渴望有人帮他庆祝的吧......




这个漫画,真心让我哭过。


因为绮礼即使当面说“骗你的”,时臣也依旧相信他没有骗自己。


而这在本篇里也成立,因为远坂时臣死的时候————



时臣蹒跚着向前摇晃着,回过头来只看到带着爽朗笑容的绮礼以及他那双染满鲜血的双手——但是直到最后,时臣的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理解的神色,只是带着毫无生气的、迷茫的表情,倒在了地毯上。

这个分镜动画根本没做出来(漫画比较还原,可以去看一下)————远坂时臣是向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到了绮礼的笑容以及拿着剑的手,之后才倒下的(不是像动画里那个处理,噢,还有那个颜艺;)


但是即使他走了两步,回过头,看到绮礼的笑容后,他依旧不相信,“没有一丝理解的神色”。


——————即使绮礼当面说“骗你的”,即使凶器就在绮礼手里,远坂时臣也不会相信,如果绮礼拿着一把枪,他一定会觉得是枪走火了。


——————这种“愿意相信”的心情,让我觉得,无比难过。


没错, 远坂时臣是那么自我的人,他一定给不了绮礼想要的东西,也一定对绮礼有利用的成分,但是,他把自己剩下的、能给的信任与骄傲,也都给了出去。


所以,绮礼的感受也一定不是骗人的:



自从召唤Archer以来,已经有十天没来这里了。而在三年前,自己作为见习魔术师而在这里度过求学岁月的洋馆,则是自己在这个冬木市中比教会更能够感觉到亲切的地方。

实际上,因为了解了绮礼的虚无,所以我才觉得,如果能让绮礼都觉得“亲切”,那一定也是了不起的事,不管这种亲切有多么的稀薄。


因为说到底,不论结果如何,绮礼依旧选择做过那么多的事:



言峰:关于正在灵脉上施工的那所市民会馆,表面上并没有特别的异常状况,施工正在顺利进行中。为了以防万一,是否需要安排Assassin监视?



时臣:不用,让他们保持之前的巡视路线就好。那个地方并不会被需要,因为圣杯降临之处注定会是远坂府。

言峰:好的。(这个判断即是意味着,他认为赢得圣杯的绝对会是自己么…考虑到别的Master可能会用到那个地点,这样的不确定因素分明应该彻底清除更好。
不过算了,这事也是只要我再注意一点就可以了

以及



从师三年,绮礼对师父已经很了解了。虽说他在准备的时候事事都想的很周全,可是一旦付诸实施却有容易看不到细节的习惯,替他处理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大概是自己的职责吧,绮礼早已明白这点了。

以及



不仅是司机就连所有的佣人,从上周开始已经都被辞退了。一方面是为了避免连累到无辜,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极其小心的防谍对策。时臣没有小心到对佣人也保持戒心的程度,这个建议是绮礼提出来的,有一半几乎是强迫时臣实行的。

(真的很想吐槽:所以说“避免连累到无辜”是偏时臣的理由,但是时臣“没有戒心”,所以“防谍对策”是偏绮礼的理由...,还要“强迫实行”,这让人说什么好~)


他过于自信,考虑事情不够全面,没关系,我再注意一点就可以了;他在准备的时候会想得很周全,但关键时刻会掉链子,没关系,我再注意一点就可以了;他对佣人没有戒心,没关系,我强迫他就好了。


而远坂时臣,对于这种“关照”,也的确产生了相应的依赖之情,就好比对吉尔伽美什外出的事情感到棘手时,他会对绮礼抱怨,以及产生这样的想法一样: 



“算了,目前这些事情都交给绮礼就可以了。——现在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交给绮礼就可以了。


(产生了一种“绮礼不来的时候,这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的错觉...以及在talksession中,速水奖还会吐槽切嗣的“舞弥”,然而你忘了你自己的“绮礼”嘛~~) 


所以说,虽然吉尔伽美什作为Archer职介,很多时候拒绝了回路的连接,时臣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就间接不知道他去见绮礼的事情,但是即使远坂时臣知道这件事,估计也只会觉得庆幸————“不管怎么说,比起让Archer在外面遛弯,去绮礼那里才更让人放心一些”————以远坂时臣对于绮礼的信任,八成也只会这样想而已。 


——————————————————


我见过很多人,会因为绮礼和时臣的事情,批评时臣“愚蠢”,“连这都看不出来”之类的话。


但老实说,这类批评,我是一向嗤之以鼻的————本来时臣就不是完完全全没看出来绮礼的异常,只不过是他选择去相信绮礼而已;再说,即使以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三年来绮礼对时臣也是很好的:帮他找孩子,帮他处理他想不到的事情,帮他处理他不擅长的细节,哪怕是闪闪第一次勾搭绮礼的时候,绮礼心里有一部分想的都是“对于这个时臣无法完全控制的Servant,如果自己能够对他产生一定影响力的话,那将来也许会给时臣阵营带来什么正面的影响"。


————————(以时臣的角度来看:王你实在太过分啦!这么好的孩子!你看你把人家带得~~王你怎么能这样~~)


此外,从道德的角度来说,


一个人能够选择去信任对自己好的人,不以恶意揣测别人,是很高尚的品质


没错,确实有很多人,会栽在这类被某些人称之为“傻逼”的品质上,但这依旧是,很高尚的品质。


特别是,远坂时臣第一次见到言峰绮礼时,就告诉他:“你还不了解魔术师。一旦涉及利益,师徒反目成仇乃至痛下杀手对于我们而言也是家常便饭”,在这样的情况下远坂时臣依旧选择信任言峰绮礼。


这是很高尚、也是令人很无奈的品质,让我每每想起,都有落泪的冲动————


这个人,居然还会批评其他人“不了解魔术师”,就好像他自己很了解似的,就好像他自己真的做到了似的; 


他作为一个纯粹的、冷酷的、心狠手辣的、想获得胜利的魔术师,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在明明知道绮礼“不自然”的情况下,在明明知道绮礼几次背着自己行动的情况下,在明明知道魔术师师徒之间痛下杀手是家常便饭的情况下————我常常会欣慰地想,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没错,我会感到欣慰,因为我始终为这样的远坂时臣,感到骄傲,他做的是正确的事情。


——————————————————


若说我真的对时臣和绮礼之间有什么遗憾的话, 那便是,虽然远坂时臣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让言峰绮礼觉得失望,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绮礼也真的没有试图向时臣走过去。


就像绮礼对待他的父亲一样:



绮礼突然很难得的想和父亲璃正谈一谈。虽然对绮礼一向都很坦诚,可是父亲永远都无法理解绮礼的苦恼。
可是作为绮礼来说,仔细想想,不也是从来没有推心置腹地和父亲深谈过吗。



纵然会让父亲失望,可是只要毫不畏惧地吐露出自己心声的话——即使会让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发生决定性的变化,或许说不准会给绮礼带来崭新的启示呢。

绮礼心中抱着模糊的期望,暂时把烦恼抛在一边,继续往回走。

————————然后他走到教会,发现的是自己父亲的尸体。


因为对自己的父亲感到失望, 所以从来没有推心置腹过,因为第一眼见到远坂时臣就感到失望,所以也从来没有试图告诉过远坂时臣任何事情。


当然,即使告诉了时臣,事情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我对时臣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是绮礼终究,连试都没试过。


这大概是,我心目中比较遗憾的地方吧。


而至于那之后的故事,有关背叛、杀害和azoth剑的故事,对我来说,也不那么重要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记


写这个的时候把草稿给基友过目了一遍,并表达了“写得相当开心”的心情。结果对时臣没什么感觉的基友表达了“你居然还会写绮礼啊”以及“他都把你亲爱的本命君捅死了你居然还这个样子啊”的心情......


这搞得我也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心情,不过整理了一番以后,依旧觉得心情很平静。


大抵是连我自己也知道,远坂时臣在四战的一切,都只是愿赌服输而已,这个故事就这么结束了,挺好的。而从衍生作品来看,就连远坂时臣自己,死后也没什么纠结的,相反,这家伙死了以后相当看得开————那于我,就更没什么好纠结的了,倒不如说,我最喜欢的台词之一就是那句“谢谢你,绮礼”————没错,他确实就因为信任绮礼导致了死亡,但不这样的话就不是我喜欢的远坂时臣了,也看不到他微笑着说“谢谢你,绮礼”了,那会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呢。


不管怎么说,“师徒之间反目成仇甚至痛下杀手都是家常便饭”,这话是时臣自己说出口的,而把这句话彻彻底底地忘掉、去信任绮礼的也是他,这才是“还未成为”的远坂时臣啊,这个样子我很喜欢(笑)


(当然后来绮礼利用时臣尸体对雁夜和葵做的事情,倒是不会原谅他呢~~) 


如果真要说我的心情的话———最近才后知后觉,我对于除了时臣以外的角色的态度,完全取决于我遇到什么样的厨(......)(所以喜好什么的经常随遇到什么样的粉而上下波动,自己也很纠结啊...)


又及,说点有意思的事情,审稿的时候再次发觉到,时臣说的有些话,真的想让人掐人中啊.....类似于“圣杯降临之处注定会是远坂府”,“为了让远坂时臣我得到两人份的令咒,圣杯选中了你”....之类的(我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也不用这么实诚吧.....吧......)


但是有趣的是,真打起来仗,远坂时臣又相当谨慎,苦闷的时候也比较多呢,他的那个战术.....怎么说呢(笑)。


不过这又是另一个大话题了。如果有机会的话,那就下次再说吧。 


资料来源:FZ小说、FSN文本、FZ Cafe、FZ广播剧《毫无迷茫的人们》



评论

热度(120)

  1. Mors lin小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