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萧

【Fate/Stay Night 吉尔伽美什X言峰绮礼】碎片·吉尔伽美什黑化梗

金言 66666

寒蝉凄切:

  言峰绮礼侧头看着金色英灵情绪高涨的侧脸,已经无聊很久的吉尔伽美什终于找到可以挥霍精力的娱乐。


  普通人类……正常人类能够感受到的只有残虐的杀戮欲望吧,但是思维方向从来跟其他人类逆向而驰的神父触摸到的却是令他不快的正向思维波动。


  既然不能赐予净化的生命,那就降下解脱的死亡。就像无法再次站立的骏马应当给予正对心窝的一剑,这是为了尊严的死。


  这是王对那个虚假圣杯的裁决,罔顾绮礼的意愿。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灵魂深处仍然是英灵。


  他的灵魂带有奇异的两重性,其他人能见到的只有黄金光芒中无法忽视的暴虐恣睢,但是对言峰绮礼而言,他阴暗嗜虐的行为语言中隐含的冷酷正义才值得刺痛,这让他明白不管表面上多么相似,这点细微的不同令他们变成完全不同的存在。


  于是,分道扬镳的时间到了。


 “言峰,你不需要圣杯吗?”


  英灵的眼神终于落在了神父身上,好像他真有选择权似的。


  仔细想一想,十年里他们竟然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分歧。他们的生活交缠得很谨慎,即使在床上……吉尔伽美什的甜蜜嗫嚅可以把他的灵魂从最深处融化成一滩柔软水波,溅不起一丝反抗的涟漪。


 “不需要,给你就好了,我享受的只是过程的愉悦罢了。”


 “也是啊,你看重的只有愉悦而已嘛。”


  英灵爽朗地笑起来,坐在桌上的身体弯下来,抚摸神父的脸颊,然后亲吻。


  十年。他的指尖一如既往带着怜爱。


  言峰绮礼眼神幽暗地看着踩着轻捷步伐离去的英灵。他如此急切地想要阻止黑暗圣杯的出生吗?


  所谓愿望,就是扼杀别人的愿望。


  所以消失吧,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消失于这个世界,消失于言峰绮礼的面前。


  


  间桐樱身体延伸出来的影子一接触到英雄王的身体,英灵瞬间就被吞没了。


  眺望着的言峰绮礼感觉到沉重的失望搁在胸口。重量等同于几十万普通人类的高傲灵魂应当有更宏大的退场方式,而不是这样无声无息,悄悄逝去。


  不管怎样,有了这样的养料,间桐樱的身体应当可以迅速恢复,继续她作为圣杯的职责。


  神父在原地注视着委顿于地的残破少女躯体,几分钟后仍然没有一点复苏的迹象。原本自信满满的绮礼不由得有点焦躁,世界之恶的修复能力出了什么问题?


  他谨慎地靠近这生命反应愈来愈弱的身体,惊讶地发现少女身上原本缠卷着的殷红纹路正在逐渐褪色消失。


  少女本身生命的流逝超过了“泥”能够支持的量吗?还是英雄王光属性的灵魂给与世界之恶不能承受的打击?


  又或者是,圣杯内部发生了什么吗?


  因为泥的淡化,瘴气开始消失的街道再次沐浴在逐渐清晰的月光下,映照出言峰绮礼愈来愈暗沉的脸色。


  突然地,无人的街道中间有黑色漩涡炸裂开来,瞬间吞没掉了刚刚缓过气来的光明,泥喷涌而出覆盖了视力所及的整个地面,笼罩得天空一片血红色。和间桐樱那种阴暗潮湿的黑暗不同,现在的黑暗挟卷着毫不掩饰的正面威压感,几乎要把这个空间压垮。


  从黑暗中心升上来的人型,全身被浓密的闇覆盖,在这无光的空间里却像是放射着光芒,黑色的光。


  言峰绮礼瞪大了眼睛。


  多么……完美的黑暗。


  纯金色泽的发丝为暗银代替,脸颊上有一道黑色蜿蜒爬至眉骨,比起诅咒的符文更像是小巧精致的刺青,整个右半身溅满了血迹和深刻见骨的伤痕,正在被泥缓缓地修复。


  是与圣杯中的Avenger争斗时的伤痕?还是以撕裂灵魂为代价夺得了新的身体?


  神父抱紧了腹部,想象英雄王在泥里挣扎着也要回到这世界的愉悦,翻涌得他的身体几乎支持不下去。


  撕掉违和的光亮部分,于是连世界之恶都能吞噬掉吗?


  啊啊……你终于……变成了……我希望的样子……完全地……


  喜悦像是拼命摇晃后开盖的碳酸饮料,喷涌得他不可抑制地轻轻抖动,那些阴暗黏滑的触手破开他身体的疼痛都无法令之减少半分一分。


  再说有什么关系呢,原本与英雄王一度断开的魔力回路,不是改由心脏处与世界之恶的联系用更贴近的方式重新联系起来了吗?治愈这些伤口所需要的魔力与英雄王现在所有的库存量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绮礼。”黑色的吉尔伽美什的语声像以前两人独处时一样温暖甜蜜,“没有照看好宠物的心情,确实是朕的疏忽。”


  触手离开他的身体内部,改为小心翼翼地卷住他的腰把他往英雄王那边拉,好像生怕弄疼了他的伤口。


 “把啮人的蛇当做可爱的猫来喂养,会被咬伤也不能抱怨吧。”


  心脏里流转过来的不止是弥补他身体的魔力,还有更多的,被世界之恶集中起来的漩涡一样的负面情感,那些喟叹与哀怨,那些浓黑的意识,一点一滴地用他能接受的浓度渗入他的身体。


  多么周到的供养。身体与精神一起被喂食,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缺憾。


  吉尔伽美什张开双臂,仿佛血族的初拥,甜美得让人失去灵魂。


 “祝贺你的新生,绮礼。”


  言峰绮礼轻轻点头。


  既然灵魂从来都是你的东西,当然应该随心所欲地为你所用。

评论

热度(71)

  1. 林哲萧寒蝉凄切 转载了此文字
    金言 66666